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ligia branice nude,新手必看

“别过来,你这个畜生,呜呜……”杨佳宜的话还没说完,陈大彪就拉过枕头,按住了她的脑袋。

  叫声把其它村民吸引过来就不好了。

  可是下一刻,他却惨叫了起来。

  他松开了杨佳宜,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人,正拿着擀面杖,朝自己的后背砸着。

  挨了一下,差一点把陈大彪疼死,他嗷一嗓子坐了起来,一脚把程伟强踹开。

  程伟强嘴里喊着,“你就是魔鬼,你就是魔鬼。

  ”然后又疯了一样,朝陈大彪扑了过来,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。

  陈大彪都气死了,每每自己准备上杨佳宜的时候,都是这个傻子捣乱,这一次,还是他。

  他也是恼了,抡起拳头,朝着程伟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。

  程伟强也不反抗,他大嘴一张,朝着陈大彪的大腿就咬了过去。

  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惨叫了起来。

  “你给我松开。

  ”陈大彪抡起拳头,猛地砸到了程伟强的太阳穴上。

  程伟强闷哼一声,他的嘴巴,却死死咬着陈大彪的大腿,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来一块五花肉。

  陈大彪惨叫一声,抬腿蹬在程伟强的心口,把他蹬了过去。

  正在这时,房间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。

  陈大彪脑袋一疼,一股粘稠的东西,顺着脑袋就流了下来。

  陈大彪伸手一摸,一手红。

  血啊!他转过头一看,杨佳宜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,正愤怒的盯着他,“你这个混蛋,还不快滚。

  ”陈大彪都气死了,今晚上来,一点便宜没占到,五花肉却被程伟强咬下来一块,现在更好,直接被杨佳宜开了瓢,他那欲望,一下子没了踪影。

  他盯着杨佳宜,狞狰的说道,“杨佳宜,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就等着你的照片,被大家欣赏吧。

  ”陈大彪说完,转身又朝程伟强踹了一脚,这才踉跄着朝外边走去。

  杨佳宜这才松了口气,当她低头的时候,却看到程伟强直直的躺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“强子。

  ”杨佳宜尖叫了一声,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,来到了程伟强的身边,伸手把程伟强的脑袋,抱在了自己怀里,嘴里不停地哭喊着,“强子,你醒醒,你醒醒啊,你可不能出事了啊,呜呜……”“嫂子,魔鬼,魔鬼被打跑了。

  ”正在杨佳宜痛哭失声的时候,她怀里的程伟强却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。

  “强子,你真的没事了啊!”杨佳宜看了看程伟强,尖叫了一声,又把程伟强的脑袋,搂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刚才陈大彪对杨佳宜动手的时候,撕扯过程中,杨佳宜的内衣已经被扯掉,所以当杨佳宜把程伟强的脑袋,抱进了自己怀里的时候,她那大胸,就直接贴到了程伟强的脸上,那个地方,好巧不巧的,正好对准了程伟强那微微张开的嘴巴,程伟强忍不住吸了一口。

  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软,闻着那香甜的味道,程伟强的脑袋嗡的一声,他条件反射一般,就用力吸吮了一下。

  “啊……”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,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,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,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,可是下一刻,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

  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,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,羞怒的盯着程伟强。

  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,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,掩饰的说道,“嫂子,我想吃馒头,我饿。

  ”“哦,我这就去给你拿。

  ”杨佳宜一听,这才松了口气,原来是他饿了。

  杨佳宜赶紧站起身,朝床边走去。

  看着嫂子的后面,一上一下的扭动,程伟强的鼻血,都差一点窜出来。

  杨佳宜穿好了衣服,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,递给了程伟强。

  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 杨佳宜坐在床边,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,心里却翻滚了起来。

  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,自己可就没法活了,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,大家的唾沫星子,都能把自己淹死。

  不行,等天亮了,就去借钱,把厢房收拾一下,让程伟强搬出去。

  程伟强吃完了,躺到了床上,他的脑海里,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,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,散布出去,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。

  可是他又一想,咬了咬牙,毛线,要是真的那样,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,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,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,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,也不违背道义。

  程伟强想着,慢慢睡了过去。

  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,就搬了个小凳子,坐到了床边,趴在那里,慢慢的睡了过去。

  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,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,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。

  ……第二天早上,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。

  到了晚上的时候,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,回到了家里。

  她跑了一天,就借了百十块钱。

  她的耳边,还响着村民的声音,“佳宜啊,你也知道,大家都不宽裕,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,你能还的上吗?”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,“佳宜啊,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,你要不晚上来吧,到时候我就给你钱……”想到了这些话,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,可是冷静下来,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,自己一个女人家,带着一个傻弟弟,真的赚不来钱啊!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,放到了桌子上,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。

  嫂子这是愁钱啊!不行,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。

  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?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,杨佳宜看着程伟强,一脸歉意的说道,“强子,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,真的不合适,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,不然的话,村子里人,该说闲话了。

  ”程伟强一听,如遭雷击。

  自己要是去了桃园,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?所以他看着杨佳宜,一脸惊恐的喊道,“嫂子,你不要赶我走啊,我晚上怕鬼。

  ”杨佳宜一听,眼泪掉了下来,“强子,我也不想和你分开,可是,我真的没办法了啊!”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,程伟强的心里,就像是刀扎了一样,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。

  所以他看着杨佳宜,傻傻的说道,“强子乖,强子听话,我要做那大钟馗,和魔鬼斗争。

  ”程伟强说完,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,这才离开了家。

  他走在路上,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,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,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?他想着陈大彪,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小翠。

  程伟强冷笑了起来,陈大彪,你想要碰我嫂子,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,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,给我嫂子修理房子,这样的话,我就可以回家住了。

  程伟强咬了咬牙,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。

  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,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,朝里面一看,陈大彪不在家里,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程伟强喊了一句,“嫂子。

  ”王小翠吓了一跳,当她抬起头,看到是程伟强时,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迅速从房间里出来,看着程伟强,笑着问了一句,“强子,你找我什么事情?”强子看着王小翠,傻傻的说道,“我还带着棍子,我还想捅钱。

  ”听了程伟强的话,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,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,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。

  她眼珠一转,笑着说道,“好,你去瓜棚等着我,去那里把钱捅出来。

  ”程伟强点了点头,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。

  王小翠收拾了一下,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,装进了包里,然后转身,朝外边走去。

  王小翠刚出去不久,陈大彪就回来了。

  他赌钱输了,要回来取钱。

  当他打开抽屉一看,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,没了踪影。

  他一下子急了,拿出手机,就给王小翠打电话,可是王小翠的手机,却已经关机。

  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,准备去寻找王小翠,让她把钱还给自己。

  他刚出了大门,就碰到邻居张妈。

  “张妈,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?”陈大彪问了一句。

  “哦,刚才傻子来找她,她跟着傻子,朝村外出去了。

  ”张妈很随意的说道。

  陈大彪一听,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。

  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?陈大彪满腹狐疑,转身朝着村外走去。

  ……王小翠跟着程伟强,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。

  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,耽误了正事,今晚上,王小翠已经决定了,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,直接进入正题。

  昨晚上那股邪火,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。

  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,伸手抓住了他。

  那东西的尺寸,让王小翠魂都飞了。

  她捏了几下,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,来到了床边。

  她把衣服全部脱了,坐到了床上,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,塞给了程伟强,喘息着说道,“强子,来,用你那个,捅我的这里,你捅的越用力,钱就越多。

  ”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,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,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,所以他也不再啰嗦,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,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,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,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。

  “嫂子,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?”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。

  那地方刚刚接触,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,她的那里,已经变得水汪汪一片。

  “嗯,啊……”王小翠娇呼了一声,“对对,就是这样,你用力捅,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。

  ”王小翠说着,伸手抓了几张钱,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,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的臀尖,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。

  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,这个时候,什么钱,什么仇怨,都被他抛到了脑后,他现在只想进去感受一下,那桃花盛开的地方,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。

  眼看程伟强就要顶进去,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,正在这个时候,那棚子的门,却被人一脚踹开,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。

  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,吓得尖叫一声,伸手推开了程伟强。

  那个男人,正是陈大彪。

  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  “马勒戈壁的,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,我他么的弄死你。

  ”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,到现在还疼得不行,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。

  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,揪住了刘名扬的头发,把刘名扬给掼到了地上,一阵拳打脚踢。

  “老公,你别打了,别打了。

  ”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,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。

  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,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,双手卡住(姐弟乱性)了她的脖子,用力掐着,嘴里还不停地骂着,“贱人,竟然背着我偷人,我他么的掐死你。

  ”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,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,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,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,可是下一刻,陈大彪却惨叫一声,迅速松开了王小翠。

  他转过了身,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,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。

  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,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,顺手关上了门,在外边疯狂的吼道,“傻蛋,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,我这就报警,让警察过来,把你抓紧大狱去。

  ”王小翠一听,都吓疯了,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,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。

  

  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兄弟姐妹多。

  所以,2003年我去了广东打工。

  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湖南来打工的小伙子,我俩同在一个生产电器的小厂工作。

  我们熟悉之后,因为都是来打工的,生活方面互相照应着,关系慢慢就好起来。

  不久,我们恋爱了。

  他比我大3岁,也很合我心意。

  我觉得找个比我大的男人,会比较心疼女人一些。

  我们恋爱三个月后,就发生了关系。

  当时也没多想,只觉得以后他就是我的老公了,我一定会嫁给他的。

    毕竟是婚姻大事,为此,我回了一趟老家麻城。

  回家后立即把恋爱对象的情况告诉了爸爸妈妈。

  我以为只是尊重父母,告诉他们就行了。

  没想到,父母立即反对。

  特别是我妈妈,她说,我妹妹已经嫁到广东了,这么远。

  他们已经后悔同意了妹妹的婚事,这次,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再嫁到那么远的地方。

  他们的决定给了我当头一棒。

  我没有告诉他们,我与男友已经发生了关系,但清楚自己是不能再与男友交往下去了。

  于是,只好跟他断了联系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不久,妈妈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,我没看上,就吹了。

    十多天后,村里又有人给我说媒。

  那人是我现在老公的一个亲戚。

  她跟我父母提亲,我父母也巴不得早点把我嫁出去,就答应去相亲。

  我也是太听我父母的话了,当时连对方的条件什么也没问。

    结果一见面后,我就后悔了。

  村里说媒的人带来的那个对象身高才1米54,不仅身材瘦小,而且才18岁。

  而我身高有1米65。

  从年龄和个子,我俩都不般配。

  我对父母说:我不同意。

  可是,我父母却说,找一个比我小的,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些。

  我管得住他,不怕他花心。

  无奈之下,我依了父母。

    (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)相亲的第四天,老公就到我家里来接我去他家里玩。

  他家离我家不远,骑自行车20分钟到了。

  我就去了,呆到晚上8点,我看天黑了,就让他送我回家。

  结果,他妈将楼下的门全部锁上了。

  他妈说,就不用回家了,就在楼上睡。

  我不同意,执意要回家。

  他妈硬是不让,还让老公把我往楼上推,老公就把我拉了上去。

  那天,我就这样与老公睡在了一起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第二天,回家后,我将这情况告诉了我妈,我妈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  不几天,同村有一个人传来话说,他爸爸不同意这门亲事。

  我妈听说后,气得说:不同意算了。

  当时我也这样想。

  后来一想,就这样算了的话,他要是把我跟他睡觉的事告诉村里人,那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?不行,我得问问他的意思。

  结果我问老公是什么意思。

  老公说,那是他爸瞎说的。

  他没有这个意思。

  女人私房话(http:nfh)  可是,当时老公才18岁,没有到法定的婚龄,拿不了结婚证。

  他家决定先办酒,拿证的事以后再说。

    相亲20多天后,也就是2004年腊月28日,我们就结了婚。

  他家办了20多桌喜酒。

    老公在家是老大,还有一个弟和一个妹。

  他人算是老实的。

  他爸爸显然不喜欢他,动不动就鄙视他:你比老二的一半都比不上!虽然我也看不上老公,但公公这样瞧不起他,我心里还是不舒服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公公在武汉做生意,开了一个综合小店子。

  比起同村种田的人来说,他家经济条件是算好的。

  所以,他认为自己是有钱人,并且言谈举止中流露出瞧不起我娘家的意思。

  加上他以前说过不同意我们结婚的话,我就对他心存不满。

  但大面子上,我还是尽到一个做媳妇的本分,过年时,给他买些礼物,尽量讨他喜欢,不想弄得都不开心。

    结婚后半年我就怀了孕。

  儿子出生了,当了爸爸的老公,还是没有丝毫的长大。

  他就像个孩子,虽然凡事听我的,但有什么事也别想他像丈夫一样迁让着女人。

  最让我瞧不起的是,儿子都3岁了,他竟然从我认识他起,就喜欢看动画片,一直看到现在。

    前年,我们全家都搬到了武汉来住,帮公公经营店子。

    公公租的屋子虽然只一间,但有个阁楼,我们就住楼上。

  公公每个月发给我们500元工资,是用于零用和过早的,家里其它开销我们全不管。

    到了城里做事,老公还是那样长不大,做事没有头脑,总要我拨一点他才亮一点。

  公公也总是指责他说:我老了不指望你,我靠老二。

  老公在家没地位,所以婆婆也欺负我,有吃的,总是说给二娘(老公的弟媳)的。

  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(2/2)  老公从小到大都怕爸爸,他说公婆夫妻感情一向不好,他都是在爸妈的吵架声中长大的。

  他怕吵架,所以,对事情,他采取好坏不说,全听他妈他爸的应对办法。

    相关热门推荐  午夜我与入室的小偷激情  继父与继女被我捉奸在床  那晚,老公喂我吃春药后  和姐夫偷情 我对不起姐姐  八大女星与干爹的复杂关系 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适?  我和婶婶过了两天的夫妻生活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714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557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125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453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325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481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149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70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