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小 模 流出,新手必看

  苏雅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最敬重的老师竟然会一心想睡了她。

    那天下午,苏雅照常来到赵老师家当奶妈,可当她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的时候,赵老师居然说道:“这孩子喝的真香,我也可以尝尝吗?”  当了十几年老师的赵明,脸色很严肃,一副正经人的样子,但目光却不停的扫过苏雅性感丰满的身躯,紧盯着她那衣领下的傲然。

    那眼神放光,简直恨不得扑上来咬两口一样!  苏雅精致的脸蛋红的像苹果,心中又是震惊,又是羞涩。

    身为一名老师,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呢?  这个时候屋子里又没有别人,赵老师该不会想要……  “小雅,你别误会,我可不是要轻薄你!”  很快,赵老师推了推他鼻梁上的老花眼镜,赶紧解释了起来,“你看,你来我家给我儿子当奶妈已经快半个月了,奶水每天还是要挤掉很多,实在是太浪费了,我就想,反正都是倒掉,到不如把多余的给我喝!”  赵老师和苏雅已经认识八年了,当年苏雅还是个小丫头片子,在上初中的时候,赵老师就是她的班主任,那时候,这小丫头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非常动人了,赵老师当年就曾经以她为幻想对象,度过了一个个难眠的夜晚。

    可惜两人毕竟是学生和老师,年龄差距也大,赵老师那时候从没想过对她出手。

    没想到多年以后,老来得子的赵明给家里招个奶妈,却意外遇到了当年的可爱学生。

    如今的苏雅虽然不再青涩,但却比从前更加惹火动人了,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男人,竟然娶了这样的尤物当老婆?  看的出来,那男人应该很没用,不然苏雅也不至于才生了孩子,就急着出来给有钱人当奶妈。

  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!  “这是不是不太好呀。

  ”  苏雅不安的扭动了一下她动人的身子,赵老师虽然说的一本正经,可是他那火辣辣的灼热目光,实在是看的苏雅俏脸滚烫,身体也微微有些发热。

    “这有什么不好的,从小我就教育你浪费可耻呀!”  赵明老师一边义正言辞的这样说道,一边居然就伸出手来朝苏雅胸前伸了过来。

    苏雅一愣,看出来赵老师好像只是像把刚刚吃饱的小娃从她怀里抱走,就没有躲开。

    赵老师伸手探到苏雅温暖的怀抱里,一手抱住了孩子,另一只大手,却鬼使神差的,偷偷向苏雅袒露的身子伸了过去……  好软!  好舒服!  赵老师一下子身体都有了反应。

    “意外,意外!人老了,手有点抖。

  ”赵明老师欲盖弥彰的说道,心中也是狂跳,生怕自己这学生大闹起来。

    而苏雅此刻更是羞涩不堪,那晶莹如玉的耳根子都唰的一下血红血红的,她本来想大声怒斥赵老师这轻薄学生的无耻举动,但是晃眼间,看到赵老师裤子那里,她不由心中一痒,眼里却是已经多出了一些异样的媚色。

    苏雅的心中,立刻想起了多年前她见到过的一个难忘画面。

    傍晚,学校的小树林里,赵老师趴在一个女人身上…  那女人的玉腿特别白,就像此刻她短裤下的大白腿一样,那女人脸上的表情,格外愉悦,是她现在深深期待的那种美妙快乐!  “没……没事,意外嘛!”  苏雅慌乱的说道,黄鹂般动听的声音已经十分的颤抖了。

    赵明老师一看自己的俏学生对他刚刚的无礼举动,没有一点抵触的意思,顿时浑身的血液也是仿佛要炸开了一样,恨不得马上朝她猛扑上去,将她的衣服撕个粉碎。

    赵明老师忍不住想到,她这个态度,意思是……  这事有戏?“小雅,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,我可以尝尝吗?”  赵明老师将手里的小奶娃放到摇篮里,再次一本正经的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
    苏雅更加慌乱了,凉薄夏装下,那动人的身躯在微微发抖,眼看赵老师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,她的芳心就像迷途小鹿那般乱窜着。

    赵老师很快就来到了她的面前,两人靠的太近了,他灼热的呼吸都吐到了苏雅的通红的俏脸上,苏雅更是感到有一股灼热的触感向她贴来,是赵老师的那….  她有种快要窒息般的感觉,如玉般的双手紧紧捏住了背后的桌子,玉唇里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,“老师,这样真的不太好呀!”  “你这孩子,怎么不听劝呢,浪费可耻,那是要打屁股的!”  赵老师义正言辞的说道,一双满是邪念的眼睛,说话间却是紧紧盯住了苏雅腰后那包裹在牛仔短裤中的风景,好像真的要伸出手去拍打两下一般。

    他想,那地方触感一定很柔软,很美好吧?  “我是有老公的人,怎么可以这样……”  苏雅羞红了脸,强忍住内心的渴望,却是伸出玉手轻轻的推搡着赵老师,只是她现在俏脸含春,那动人的娇躯,早已经一片绵软,哪里推得动强壮的赵明呢?  “小雅,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怎么好像咱们是……偷人一样?我们只是在讨论不要浪费奶水这样一件严肃的事情。

  这是母乳,是母爱,是神圣的事情!”  赵老师脸色严肃的解释了起来,一脸的正经。

    不过,此刻他的内心也是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罪恶感和兴奋感!  要知道,苏雅的话,让他也瞬间想起了很多,苏雅是有老公的,他又何尝不是有老婆的呢?  苏雅的老公固然是个废物,但是他赵明的老婆可是个如花似玉的年轻美人啊,虽然他的老婆小玉在床上的表现,总是有些冷淡,但人家到底是给他生了个大胖(玉米地做爰全过程)小子。

  而且,苏雅曾经还是他的学生。

    他们这样真的不对!愧疚和罪恶感充斥着赵明的心。

    但偏偏就是这样错误的关系,却让他的心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!  背着老婆,和自己的学生那样,这想想就令人激动!  更关键的是,要就这么放弃苏雅,赵明老师心底总觉得不甘心!  怎么可能甘心?  苏雅啊,那可是他年轻时就喜欢过的俏姑娘,而且现在她分明也有点意思了。

    赵明老师觉得自己要是再坚持一点,就能实现这么多年来的梦想,弥补遗憾!  接下来,他可以撕开苏雅娇躯上薄薄的衣衫,把她好像一只小白羊一样抱起来,把动人的她放在床上,放在沙发上,狠狠的……  她性感的玉唇,她傲然的身前,还有那最神秘的……  赵明一想到这些,就感到自己快要老迈的身体,再次年轻了起来,再次热血了起来,好像要炸开了一样!  “苏雅,你要相信老师,老师真的没有别的意思。

  ”  嘴上这样说着,赵老师就伸出那双作怪的大手,往苏雅那纤弱的腰肢搂去….赵老师和苏雅近在咫尺,她灼热的体温,幽香的气息都让他无比着迷,内心狂乱!  然而,这个时候,却听“哐啷”一声响,居然是楼下客厅里开门的声音,接着还有脚步声传来!  “老公,我今天提前下班了,儿子呢,想死他了,我要抱他!”  放下小提包的时候,赵老师的老婆小玉伸展着腰肢,慵懒的说道。

    她那甜甜的声音就像小猫一样,痒酥酥的,直撩到人的心底,就算苏雅是一个女人,听了之后,也觉得像是要被调起某些狂乱的想法来一样。

    但此刻,小玉那原本撩动人心的性感嗓音,却把赵老师和苏雅吓的浑身一颤,大叫不好。

    苏雅那雪白的娇躯,僵在了当场,赵老师也仿佛被雷击了一般。

    他们现在这样衣衫不整,紧紧相靠的样子,要是被小玉给看见了,那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  赵明老师老来得子,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乖儿子,怎么舍得就让他没了母亲呢?  当然更重要的是,赵老师知道,小玉每天回来都会洗很长时间的澡,他觉得今天和苏雅应该还有机会!  一个非常刺激而且大胆的主意,在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了出来!  趁着老婆洗澡,自己在外面和苏雅……  一浮现出这个想法,赵老师的心就跳的仿佛要炸开了一样,兴奋不已!  于是,两人低呼了一声,立刻分开来,慌里慌张的开始整理衣物。

    苏雅,她本就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,虽然老公没什么本事,可她始终是受着道德约束,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到老公的耳朵里去。

    幸好夏天里,衣服也不多,两人急忙整理了仪容,小玉那俏丽的身影已经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  “小雅也在啊,我的小宝贝今天乖不乖?有没有好好吃饭?”  小玉一边说着话,一边毫不在意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。

    她居然只穿着一件蕾丝内衣,就出现在了苏雅的面前,而且那黑色的底衣,几乎是透明的,随着她的脚步颤抖出惊心动魄的曲线来,让人喷血。

  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两人全程尴尬,谁也不敢再说话,惟恐再有暧昧交集。

  电动小四轮一路平稳行驶,最终来到了妇保院内。

  说来也是奇怪,小孩子坐车总是特别容易睡着,老秦拉了几次小豆豆都是这样。

  今天也不例外,到了防疫站院内的时候,豆豆就已经躺在孙岚怀里睡着了。

  老秦下车去帮孙岚打开车门,然后孙岚就抱着豆豆下车了。

  结果刚下车的,一不小心手包掉在了地上。

  孙岚抱着孩子显然没法捡,老秦倒也有眼力劲儿,没等她说什么自己就蹲下身子去捡了。

  只是当他抬头的时候,正好有风起,撩起了孙岚的裙摆。

  而这时候的孙岚,发现老秦蹲在身下久久不起,心里有些疑惑。

  直至低头望去的时候,才发现裙子被风撩起。

  孙岚好羞。

  “叔儿……”孙岚羞了。

  这么详细的话一出口,她自己更羞了,简直恨不能找条地缝给钻进去。

  这话说的,就跟在故意撩弄老秦似的。

  可天地良心,她真的没有那个意思……老秦听到孙岚的话,老脸一阵热,不好意思的赶紧起身。

  “孙岚,先前在车上的时候,还有下车的时候,我都不是故意的,这个对不起!”“你别说了!”孙岚好羞人的,周围那么多人,老秦竟然说这个。

  越想她就越感觉羞得慌,忍不住的低声抱怨道:“你昨晚都那样了,也没见道歉……”其实就是句羞急了的抱怨,可这会儿说出口后再细品品,那感觉就跟想重温似的。

  而且老秦确实就是这么想的,他火辣辣的目光投向孙岚,直把孙岚看的俏脸通红。

  给孩子做登记的时候人护士都问,“我的天,你感冒的不轻啊,发烧烧的脸都红了,你家宝宝没有被你传染吧?孩子感冒时可千万不能打疫苗!”孙岚也不好跟人护士说自己不是感冒,是被老秦给撩的啊!于是只好违心的说道:“没、没发烧,我确定。

  ”但人护士还是比较负责任的,坚决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直至拿电子体温计给嘀了一下,看到温度正常,这才让她填写登记表……登记、排队、扎针、等待。

  一通忙活后,可算是把疫苗给打完了。

  老秦开着车,这次孙岚抱着豆豆坐在了后排。

  打针时疼哭了一场的豆豆,这会儿在孙岚的怀抱里又睡着了。

  车内就剩下老秦跟孙岚两个清醒人,还各自因为尴尬谁也不说话。

  正好赶上中午下班的点儿,路上那车堵的,估摸着睡个午觉都不耽误起来继续挪车。

  实在是枯燥到无聊的时候,老秦扭开了收音机,尽量把声音调小。

  但随后他又把声音调大再调大,依旧没有动静。

  低头看了眼,草,坏了,都不亮灯了,这破玩意儿!将收音机给忿忿关掉后,老秦就在车里无聊起来,前面车都不走,他开的也不是电动小飞机,再无聊也只能在车里等着。

  可实在是太无聊了,于是他就跟孙岚开了口,也算是打破俩人之间不合的那种尴尬处境。

  他问道孙岚,“你父母最近还好吧?”孙岚听到老秦的询问,微愣,但随即就了解了老秦的用意,于是她点点头,“挺好的。

  ”老秦‘哦’了一声,然后就没有了动静。

  他本就不善跟人交流,说完这个后,自然也就不知道再该找别的什么话题了。

  反倒是孙岚活泛些,毕竟以前是开店卖衣服的。

  她问道:“叔儿,你怎么没有再找个老婆啊?”老秦回道:“哪有女人愿意跟啊,(两根一起插进去)再说了,都马上六十岁的人了,找个老的有儿有女有麻烦,找个年轻的人家也瞧不上我,所以也就不找了。

  跟你们一起生活……也挺好。

  ”听到老秦这顿了一顿的也挺好,孙岚稍稍的有些尴尬了。

  那顿一顿的原因别人不知道,她还能不知道吗?“叔儿,以前的事情真是对不起啊,我保证,我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态度了,你就是我的亲叔儿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”话刚说到这,孙岚觉得有些耳熟,像是刚听过。

  但随即她就反应过来,不是刚听过,是昨晚刚说过。

  而老秦当时的回答是:好,那把你给我吧……孙岚想起了昨晚老秦的回答,身为这回答的主人老秦又怎么可能想不到。

  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望向车内后视镜,然后就看到了孙岚那张微微红润的脸蛋儿。

  原本就娇媚的脸蛋儿,此刻在红润的衬托下变的愈发诱人,让人心头喜欢。

  “岚岚,昨晚你跟王强……是不是因为他那方面的事情,闹矛盾了?”孙岚正因为想起昨晚的事情而羞着呢,这会儿突然听到老秦这么问,心里忍不住慌了。

  她都不知道,老秦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问题,这让她心里真的很羞人。

  不是因为自己心理方面的羞,而是替老公王强感觉到羞,她觉得这更像是个家丑。

  所以孙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心里真的很羞很别扭。

  但老秦却装作没注意到这点,继续撩,“岚岚,你得给他自信,让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更好,然后他才有信心去面对。

  这不光是为了王强,也是为了你自己。

  ”“你看你长的这么漂亮,身材又这么好,刚才走在防疫站里的时候,多少男人的目光都关注在你身上,我跟你在一起都觉得脸上特别有光彩。

  ”“可谁能知道,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每天晚上的夫妻生活竟然那么不和谐,只几分钟就完事了,甚至连那种舒服都没有感受过。

  要知道,你婶活着的时候,每次都能得到满足……”原本老秦的话让孙岚心里有些羞,可渐渐的她就觉得老秦说到她心坎里去了。

  就像是她心里的蛔虫,对她的心思明白的一清二楚,甚至她忍不住的奉老秦为挚友般的感觉。

  可随着老秦提起当年,提起那过世的老婆每次都能得到满足,孙岚震撼了。

  这要是能换成自己的话,一个月都体验一回她都该心满意足了。

  想到这,她心里不仅有了对老秦强悍战斗力的震撼,更有了对老秦老婆的觊觎。

  没想到她这个年轻时尚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,竟然连个几十年前死掉的女人都比上。

  这让孙岚心里头充满了失落,同时也对老秦那方面保持了强烈的好奇。

  于是,她忍不住的问道:“那叔儿,你这么些年都没有找女人,晚上不、不想啊?”当这个问题出口后,孙岚顿时羞到脸蛋儿通红通红的。

  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出这么羞人的问题来,可是她心里真的好想知道。

  老秦同样也感受到了这个问题的奇妙,所以他心里暗乐,脸上却一本正经。

  “想,当然想了。

  ”“那你一次得多久,才能让我婶满足?王强经过治疗有可能吗?”孙岚这点旁敲侧击的小心思,老秦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于是他回道:“我不长,状态不好的时候四五十分钟,状态好的时候一个来小时。

  有次两个多小时,直把你婶……不是,那什么,王强经过治疗,应该会延长,会延长的。

  ”老秦的话,直接把孙岚挑逗到心里痒痒的。

  而且那么长的时间,根本不是王强能比的。

  至于老秦说的王强那种延长,她心里也有数。

  她又不傻,如果真的可以延长到老秦那么久,老秦何必还用‘应该’这个的词汇。

  所以她估摸着,即便真的有延长,充其量也就那么三五分钟,加起来还是不过十分钟。

  想想自己这么漂亮的女人,身材也这么好,孙岚莫名的替自己感觉到悲哀,委屈。

  而且再想想老秦那么强,王强却那么弱,那种委屈就强烈了。

  忍不住的,有泪水溢出了眼眶,随即更是伤心的抽泣起来,怎么止都止不住。

  孙岚这一哭,可是直把老秦给哭懵了。

  原来还撩骚撩到好好的,正过瘾的时候,咋还哭上了呢?当他再三追问原因的时候,孙岚情不自禁了。

  “我还这么年轻,今年才28岁,当初追我的男人有那么多,我选择了对我最听话的王强。

  可哪知道他在那方面那么差劲,我这现在连孩子都有了,剩余的日子还有长,我怎么过啊?”“你说,我怎么过,难不成就强忍着不过夫妻生活,再熬20多年熬到更年期?”被孙岚这么一通抱怨诉苦后,老秦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。

  好尴尬,早知道就不撩了,这一下可真撩出骚来了。

  老秦不好回答,孙岚也不是真的需要他的回答,只管委屈的哭着,怎么劝也劝不下来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780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449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697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335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195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132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535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bracelet.xyz/twe.aspx?1430.html